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犬妖救母】作者:si197777
【犬妖救母】作者:si197777
               犬妖救母


字数:7984字

  明朝青州县出了一件怪事。当地第一首富的龙家媳妇生了个妖怪。

  何为妖怪,听闻刚出生那孩子浑身是毛,还张着一对又长又尖的狼耳朵。就因为这怪胎的出现,一向受人尊敬的奶奶。立即就变成千人指万人点的、贱货和不详之人。

  大少奶奶委屈啊,可也没办法谁叫自己生了个怪胎呢!临盆那日龙家老爷见到长毛尖耳的婴孩,立即勃然大怒捧起男孩就要摔死。

  不管生的是什么,儿是娘身上的肉。见孩子危在旦夕也顾不着产后身子虚弱下床求情。要不是看在多年地夫妻情分,龙老爷连她都要杀死。如今倒好饶了她还不轻重地替妖怪求情,至此龙老爷怒气冲天这下,抬起脚狠狠的将老婆踹倒。
  「啊……」惨叫一声后,救子心切龙氏铁了心地爬了过去,抱住丈夫的腿乞求道:「不要伤害我的孩子,老爷求求你,不要!」龙老爷没想到身体虚弱的老婆不要命了有这么大的力气,连续几下都走不动。

  「阿福,把这妖怪丢到青天山下去。」听到老爷的吩咐,总管阿福接过了婴孩。

  眼见无能为力,可怜的龙氏哭的泪如雨下,大腿间也因剧烈运动血流不止,按照这样下去恐怕生命都有危险。就在这时那狼孩哇哇哭着,身上也显现出一道红光慢慢的飘到龙氏身上将其包围在其中。

  接着奇迹就出现了,大腿间不止的血顿时不在流了,并且连产后的伤口也迅速的痊愈……

  看到这一幕龙老爷更是惊恐大声吼道:「快……快丢了它。」

  见老爷如此惊慌,阿福也抱着狼孩拉开腿就跑了。

  为何会生出狼孩,这都要怪二狼神的那只大狼狗。

  出事的那天正好是三月三王母的寿诞,天界一年一度蟠桃会隆重开始了。月宫仙子率领着们仙女载歌轻舞,撩人的舞姿春暖天堂。在这种令人心旷神怡景致之下,二郎神酒兴大涨于是痛饮三千,终导致头晕眼花睡倒过去。

  主人醉倒了,天狗见没人管也就自由啦,为了享受这得来不易的机会。大狼狗偷偷来到人间。

  到处游逛时,今日正好路过龙家,正赶上龙氏夫妻行云布雨之际。偷看人间男女幽会是其最大嗜好,对此它怎么肯放过机会,于是汪旺两句狗咒,化做一阵清烟溜到房中。

  进去后,天狗「汪!」惊呼起来。哈……人间竟然有如此美貌女人,容貌与天上嫦娥不相上下,嫦娥的脱俗冷艳相比之下,这女人还多了几分妩媚感性,弓着身子迎合着男子起伏中那红艳地小嘴儿轻微地张开,白皙如雪地肌肤乱颤,高耸的乳房在五根指头下起伏跌荡。

  「汪。」暗啸一声后,嫉妒的狗鸟都硬了起来。眼望着爬在女人身上的龙老爷,天狗心里不爽拉,嫉妒加欲望下,天狗汪汪两下狗咒。正提臀猛干的龙老爷脑袋一摇晕厥过去,那美若嫦娥的女子自然也昏迷过去。

  天狗见两人倒已,就对着趴在玉体身上的男子吹了口仙气,龙老爷身子连鸡巴带淫水滚落到一边。移开男人后大狼狗迫不及待跑了过去。

  跳上床塌,入眼来的一对白花花的乳房,樱桃样的乳头。「汪!」的赞了一声,便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起来,随着肉峰到乳沟直至周围也被它舔了个勾。
  可怜的女人不知道浑身被个畜生舔着,还随着狗舌头舒服的呻吟出声。
  天狗的屌也全部伸了包皮,八寸长的血红阴茎在白皙的肚皮上打着鼓。欲火高涨的天狗正要享受女人身体的时候想起一事,连忙将舌头移到黑森林下处那阴户上,长长的狗舌头舔开紧闭的肉孔,来回在阴道中扫动着,直到那肉孔渐渐在舍头下渐渐放大,肉壁的四周渐渐出水后,才满意的将舌头收回。

  使用一个仙法,女人就梦游般的四肢撑起身子,跟狗样的爬在床上。同时还摇着雪白的屁股。一切就绪后天狗,「汪汪。」的乐叫两声便屁股对屁股,狗屌对人穴插了进去。

  随着淫水的滋润,粗大的狗鸡巴轻松地进入了龙氏的体内,一直顶到子宫深处。阴道的紧密感加上嫦娥般的容貌下,天狗舒服任鸡巴泡着,随着狗鸟渐渐的膨胀。女人含着鸡巴的小穴跟着涨大,随着子宫被涨起后,女人的小腹也逐渐鼓起来。

  狗屌终于在人间漂亮女人体内扎根了,这份成就感令天狗快乐的摇着屁股,阴茎也开始人间女人的体内运动起来,「汪汪!」随着时间的推移,天狗的高潮终于到了,鼓涨地鸡巴开始随着精液喷发而收缩起来,女人涨起的小腹狗鸡巴的退出平坦下去。

  射完精后,天狗血红阴茎缩进包皮后。正准备使用法术将女人体内的精子化掉,天空中一道白光劈了下来,裹住他的四肢将其漂浮在空中。

  知道是主人施法抓自己回去,可怜的天狗无可奈何地看着女人腿间冒出的精液。

  「汪汪。」乞求上天保佑别让女人怀孕。要不天狗家生出个不人不妖的怪物就……

  一切以成事实拉,自从龙老爷丢掉狼孩后。龙氏伤心之下投入佛堂,整日里礼经拜佛。龙老爷年轻气盛见妻子入后院也不劝阻,并且纳了几个小妾日夜在佛堂隔壁宣淫娶乐。

  龙老爷新纳了个美人,正要拉入房中行乐时,想起龙氏。事隔多年可压抑怒气依旧绕在心头,为了气气正妻。便偕同新妻到后院子的佛堂。

  「晃荡!」大门被龙老爷踹开,听到响声后龙氏立即回首。

  挽着妖艳女子正准备大肆炫耀的龙老爷,望见回首后地原配时,他无法在笑了起来,十几年过去了她依旧貌若天仙,回首间的一怒一笑都引起多年前恩爱时的模样。

  十四年前,自生下妖怪后,龙氏的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。浑身的肌肤涣然一新,如冰如玉。容貌也不随年纪过三十而衰老,眉目含怒间拥有人间无双的姿色撩拨起龙老爷的无边色欲,与多年来失去的感情。

  旧情复燃下连忙将怀中女人推开:「出去!」妖艳女子不明白疑惑的望着龙老爷。随着老爷那句「滚」和那一直未回头的样子。终于弄明白了,明白了又能如何?只有瞪双眼狠狠怒视了下原配龙氏便悻悻的走出房间。

  想旧梦重温龙老爷厚颜道声:「娘子、这些年你受哭啦。」人也走到龙氏身边,伸出双手欲搂娇妻。龙氏双手一推挡住丈夫道:「老爷,奴婢不详之人,切勿靠近我,这一生就让奴婢长伴我佛洗清前世的罪孽。」

  「什么前世今生,先前是我的不对。委屈你在佛堂中十四年了。」言罢不由分说将龙氏搂住,软玉肌肤入怀,自身上下皆酥麻。自古以来女人都禀着嫁鸡随鸡的道理,之所以龙氏也不好强行拒绝,无奈下就顺着丈夫的意思。

  「老爷既然你不要如此,且不可在佛堂乱来。」闻妻子没有异议。龙老爷欣喜若狂自然点头称是,横抱着龙氏就直接往卧房走去。

  抱到床上后,龙老爷迫不及待地将妻子剥了个精光。那一身凝香似雪的肌肤瞧的他心花乱放,此时龙氏多年未曾如此顿时面若桃花娇似雪。这羞答答的模样简直就好上那些淫娃荡妇千万倍。

  欲火中烧龙老爷急忙将衣物褪尽。爬上软床将妻子抱了个满怀,耳唇斯磨一阵后便举枪而入。

  入后龙氏一声娇吟,爽的龙老爷如将死一样浑身哆嗦起来。

  为了把妻子弄的痛快,龙老爷悄悄含了片壮阳之药。那物因此也长了几分粗了少许,以至将久未欢爱的龙氏弄的秀面轻愁,朱唇半开双腿轻夹。

  见妻情动龙老爷倍感欣慰,那阴茎猛地抽了几下,龙氏的阴户内也冒出了汩汩淫汁,老爷那物一泡后也顾不着药物的作用射了出来。

  抽出软软的阴茎,龙老爷用白巾揩净阴茎上秽物后,般着妻子整理起下体起来,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,龙氏羞面红耳赤但腿还是要张开着,见那红艳娇嫩的阴户呈现给丈夫观赏。

  见阴户肉唇如此鲜嫩,龙老爷扑到腿间伸舌舔起那花蕾肉唇。

  「啾……啾……」红色带水地肉唇被舌尖舔开含闭着,就此一阵子后龙氏浑身哆嗦,大腿猛的闭合起来,夹住丈夫的脑袋随着一股热浪又体内喷发,冲击到那还未拔出的长舌上。

  透明甜泽地汁液流满床单,龙老爷知道龙氏高潮以到,才满意地爬到妻子身边,捧起那娇媚的脸蛋靠入怀中。就此斯磨中睡了下去。

  从此后两人恢复了以前的感情,日夜行影不离,并且龙老爷还未妻子画了一副画,刚落笔忽然一阵狂风妻子的画像随风飘走。

  伸手猛追几步无功而反后,龙老爷对着妻子笑道:「夫人你的美貌连风都要亲近。」龙氏脸一红,男人见了,心顿痒?「今天我们玩倒插莲花可好!」
  「随你!」哈哈,爽意大笑后男人抱起龙氏就走。

  那幅画在空中飞呀飞,终于飞到一个山洞前停下。而那风也化成了个蝙蝠小妖,观详了会画中美女长嘴一歪:「嘿嘿,这美女大王一定会满意地。」

  那大王从蝙蝠精手里接过画像后,口水滴的满地都是,一把拽住蝙蝠的脖子问道:「此等美人家住何方。」

  「青州龙府……」

  话还未完,「啊」的一声惨叫后,巨大的黑怪喜形于色的走下石凳,走几步后喊道:「蝙蝠精以后你就是二当家的了!」

  众妖「……」

  大王:「?怎么不说话,难道二当家的位置都不满意么?」

  众妖:「大王蝙蝠精在您脚下。」听言大王低头一看,哗!蝙蝠精在自己大脚下早已经肠破肚烂扁成块饼了。山大王将脚一甩,蝙蝠精的尸体随着就飞了出去。

  大王对着尸体飘出的方向道:「兄弟,死了可别怪我啊,谁叫你这么小的个子……」众妖无语。

  山大王道:「小的们我这就去把美人抓了回来。」说着便化做一团黑云飞出洞府。

  若大府邸一夜间化成了废墟,龙家几百口人无一幸免。

  肇事者就是黑风妖了,现在他虎视耽耽的看着缩成一团的美人。

  高出常人的个子,獠牙高起,铜铃般的大眼睛,就这模样就能将人吓死,它刚一上前,龙氏:「妈呀。」一声就晕厥过去。

  等待……温凉的玉床弄醒龙氏后。

  「大美人。」黑风怪显出可爱的样子走过去。

  结果「妈妈呀。」惨叫后,龙氏又晕了过去。黑风怪喜欢抢人间女子,却不喜欢干没有知觉的女人,对于连续昏倒的龙氏,他只有拿出看家宝贝——一种烈性春药,喝了它之后女人就会想……想要、想被干、想鸡巴、想棍子、总之喝了它后,龙氏会忘记恐惧,会……

  被灌入春药后,龙氏身体立即发生了变化,惨白的脸蛋红润起来,冰冷的肌肤变的滚烫起来,忍受不住身体的热量一件件,滑下白玉如雪的肩臂,高耸的乳房红艳的乳头一切女人神秘的东西都不在神秘了。

  吧嗒……黑风怪的口水滴到地上。

  受春药撩拨控制下,失去神智的龙氏躺在玉榻上,轻轻收拢圆润的大腿,然后朝两边分开,淫靡的肉穴呈现在黑风怪面前。

  嗷……黑风怪终于控制不住情绪,猛的朝女人扑了过去。需然兽欲狂起但黑风怪也自己的体重,要是压了下去那娇滴滴的娘子就变成肉饼了,于是到床前拉着白玉细滑地大腿,将美女扯了过来抱在怀中,然后双手伸手到圆润地大腿内侧将大腿掰开,靠在肉唇边上的小指同时勾住两边娇艳的肉穴,轻轻一拉。

  「噢……」闭合的肉孔张开了,并且灼热的汁液滴到黑风怪的大腿上。
  到此黑风怪终于掏出他那举世无双的鸡巴:两寸长小拇指粗的东西。需然惊人但也能插入,随着冒出来的淫水挺了进去,不知道黑风怪怎么弄的,四周的肉壁都有被它那惊人的龟头撞到。

  那物插入后,龙氏的面色更红身体更热了,情急之下她抓住在肉穴周围探索的指头将其送了进去,屁股快速的上下套动起来。

  吞嚼了两根指头加一条鸡巴后。龙氏这才满意,「喔……」地呻吟起来,那肉壁随着粗糙的指头,翻来覆去的包着裹着。

  她爽了,黑风怪可不爽两个指头夹自己的鸡巴,这样还不如自己手淫了,没弄两下它就将手指拔出来,继续送着他那可怜地宝贝。

  肉孔随着手指的撤离顿时空虚了,龙氏「呜……」地悲鸣起来,玉手握住黑风怪粗壮的手臂一面套动一边淫唤道:「我要……」

  黑风怪对此:「日。」正弄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洞外轰隆巨响后,小妖的惨叫传了进来。

  黑风怪见有人来犯,丢下发浪的龙氏,操起它的狼牙棒子便跑了出来。
  「哇。」满地的虫尸鸟体,血流成河。到此黑风怪怒目望着那肇事者,也是一个妖怪,生的是人身却满面的黑毛还有一对尖耳朵。

  黑风怪双手一挥棒子道:「你是何方妖怪来我这里捣乱。」对方冷笑一声。「黑熊、今日便是你的死期。」举剑便砍,黑风怪见剑身窄小故以为对方力气不如自己,举棒迎了过去。

  那可是把削铁如泥地宝剑「喀嚓。」一声黑风怪棒断身完。解决掉黑风怪后那长耳怪迅速飞入洞府。

  「娘、你在哪,孩儿来也。」随着他地到来,所到之处烟飞洞毁,直到他毁到最后洞府时,那垂着纱帘方传来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  狼眼一亮:「嗷、娘我可找到你了。」随着纱帘的破裂,狼人终于找到了他的娘亲,需然那女人浑身赤裸,如蛇一样地在床上匍匐扭动,细嫩的手指在那股间来回地运动。

  需然只是出生时见过一面,与生具有的感觉下他能确定眼前一丝不挂地女人就是自己的娘亲。

  「娘……」狼人跳了过去,摇着少时至今一直怀念地女人。

  狼人的呼唤龙氏恍若未问,而是对着眼前地人痴痴笑着,并且将蛇一样的身体扑了过去。火热身体在狼人的胸腔蠕动。无力的手儿在狼任小腹下搜寻、探索着。嫣红地小嘴如病入膏肓地呻吟着。

  狼人感觉到母亲的不对劲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木然问:「娘、你怎么了。」
  「我要……」听师傅说人间生病了就会浑身发热,难道这就是,想到这狼人摸了下母亲的额头问道:「娘、你的头好烧呀!」

  需然身现迷糊中,但语言却能跟从,「娘好热,来吧。」春药焚烧下龙氏放荡地抱住狼人,细腻丰满地乳房蹭着狼人嘴巴。圆润地大腿压贴着狼人地毛肤摩擦着。

  周身的热度越来越高,神智也更加迷糊。抱着火热地身躯,狼人灵台一闪抱起娘亲飞了出去,扑通一声双双落入水塘中。

  冰冷的湖水依然没有作用,哀怨地呻吟依旧不绝于耳。

  百般无奈之下狼人想起自己的心灵大法,如能探测母亲地思维就能知道她为何痛苦了,想到这里绿色地眼睛闭上,脑中波动连接到母亲的思维之中。

  咔嚓……图象一:一个男人裸着身体与母亲滚在一起。咔嚓……图象二:母亲以狗爬肢势迎合着赤裸男人的抽动。咔嚓……图象三、图象四、一幕幕地都是男女交欢地画面。

  探索完母亲思维后狼人懵懂地自言自语道:「原来这热症,要如此医治。」想到这里狼人双手托起母亲的屁股,将其挂在腰间。按照图片七的姿势抱着。
  相拥许久之后,龙氏不但不见好转,而切呻吟声越来越弱。无奈之下再次进入母亲地思维中探索,咔嚓……这次看见地一片空白。

  空白?就在茫然中自己地宝贝被火热东西包裹着。接着母亲地脑海中出现了一根棍子,一只手不断地套弄着。

  哦……性器在抚慰下茁壮成长,浪人也舒服地嘘着气。

  感觉到男性器官地驳起,挂在腰间地大腿抬地更高,那控制阴茎地小手,将其扳成弯弯形态,手心握着倒刺横生地血红肉根引导到分开地腿间。

  淫靡地肉穴滴淌着晶莹地淫汁,落在水中落在怪异地男根上面。

  前端地被阴户轻轻吞嚼,浪人双手抱紧母亲丰盈地身子,毛脸贴在高耸乳沟中,熟悉地母性气息灼烧着他地本能,爆起地感觉令他不能满足那被引入几分地包容。

  狼牙伸出嘴角,一声凄厉地吼叫。结实地小腹想上一捅,周围地静水引起一道道波浪。

  噢……龙氏地呻吟随着响起。

  悬挂在腰间地肉体与男人地身体紧密贴紧,一根被折弯地狼根与女性的器官紧密连接,一股股淫靡地液体随着黑根地颤抖涌出体外,随着湖水地重力飘上水面。

  进入女体后,原始地本能完全复活。为寻快感地宣泄水中地浪花越来越大,女人地呻吟委婉淫荡!

  脑中地图象女人爬在地上,朝儿子撅起白皙丰满的屁股,将女性地器官暴露在其眼前,红嫩敞开地阴唇、淫靡含珠地肉孔一张一合。

  呼……真实情景,龙氏跪爬在草地上,浪人闭着眼睛抚摩着垂挂着的乳房,小腹往前一冲,九寸长地黑根消失在雪白地屁股下。

  女人地身体随着冲力往前一摇,白皙地脖子朝前一伸,迷离地女人愉快地呻吟一声,热情地扭起臀部吞吐着侵入物。

  「啪……」

  「嗷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物体碰撞声、兽性狂叫、母性呻吟组合成怪异地淫靡场景。

  粗大地阴茎一次次地撞开,湿润地肉穴。娇嫩地肉穴慢慢在巨物地侵略下,渐渐肿大,女人总是皱眉忍疼后,放声淫叫。

  龙氏终于到达了高潮,随着肉穴地放松紧缩后,爱液涌涌而出喷在满是倒刺地龟头上,麻麻地电流围着体内深处地阴茎旋绕。

  嗷……快感连连下,狼人也到了高潮,粗大血红地肉棒插入母亲深处,随着兴奋的来临阴茎逐渐膨胀,雪白地小腹随着鼓胀起来,淫靡地肉穴也跟着扩大。
  高潮之后,阴毒顿解。幡然回神后感觉到小腹内异物地膨胀,脸顿时一红连忙移动着身体想将那充实阴道地东西弄出来,可是那东西在肉穴里生根一样,血红地倒刺吸着细嫩地阴壁与子宫。

  几下移动下身被扯地生疼,龙氏顿时咬牙呻吟。

  感觉到娘的变化,狼人扶起摇摇欲坠地母亲道:「娘、怎么了。」

  娘、好亲切地称呼!龙氏当即回首,可怕的怪脸尖尖的长耳、但她却没有一丝恐惧的害怕的感觉,心底里竟不自然的涌出想亲近对方的冲动。毛脸长耳对就那苦命地孩子。

  龙氏确定眼前的妖怪,就是当初被丈夫丢掉的亲骨肉,心中一阵狂喜:「孩子……」终于认住自己了,狼人高兴地动动了屁股。

  「娘!」随着屁股被摇吸附着肉壁的东西晃动一下,龙氏从母子团聚地欢乐中想到现实一幕。儿子与自己都浑身赤裸着,至于那充斥体内地异物一定……面腾地红了眼圈红了。

  看着儿子开心的笑颜,龙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!

  在她忧郁的同时,狼人终于开始爆发了,如山洪爆发浑浊地精液朝龙氏子宫深处射去。

  意识到那是狼人的精液,龙氏往前爬着「孩子快不要射在里面。」随着她的前进,阴唇被巨棒拖的往外扩大数倍,可那生根的阴茎却没出来半分。

  「妈妈、抽不出来啊。」

  一切结束后、母子两默默地注视对方。各种感慨地心情涌上不同的心脏。
  在龙氏眼里,狼人是那么纯真,可是母子乱伦违背了人间伦理,但她知道儿子并不清楚,他只是一个懵懂地孩子。这一起的起由是为了救自己,需然如此龙氏也不知道如何面对母子乱伦的事实。

  母子相认因为这插曲而尴尬万分,龙氏低着头慢慢整理着下身的污秽。白色的精液弄湿了几块碎布后,阴户中的还继续往外流淌着。

  狼人眼中,母亲是最伟大的、他爱母亲却不知道与母性交是对她地侮辱,看母亲洁白而丰盈身体,高耸地乳房,刚熄下的欲火随着用冒了起来,他慢慢地走到龙氏身边将母亲抱到怀里,坚硬地阴茎移到红肿阴唇边上。

  性器官接触,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:「孩子、不要这样!」

  狼人:「妈为什么不开心、难道你也讨厌我是个妖怪么。」狼人雪亮的眼神随着黯淡下去,泪水在其眼中打滚。

  母子连心感觉到狼人的悲哀,龙氏轻轻的抚摩着狼人的面颊,温柔的理顺着那丝丝绒毛。

  「娘怎会讨厌你呢,娘不开心是因为我们做错了一件事情。」

  「什么事情?」

  「就你刚刚做的事情。」含蓄的解释,狼人还是不明白。

  「娘到底是什么事情?」龙氏看着儿子,他一双纯净的眼睛看着自己。他连错在哪里都不知道,龙氏为了开导他,手儿握住在阴脣间滑动的龟头。「就是它刚才在娘体内的事。」

  被手捂亲教下,狼人恍然大悟:「就这事?我觉得很快乐,为什么会是错误了。」

  「如果你和其他的女人就是多的,与娘就是错,这是人间不能容忍的!」
  狼人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,「我不相信,为什么和你就是错。」

  「这不怪你,是娘主动的,上天不会惩罚你的!」

  上天?狼人明白了些道理,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,猛地抱正龙氏的身子,怪异阴茎牴触到湿润地阴道。

  感觉到狼人的行为将要干什么,龙氏惊呼:「孩子,你这是干什么。」身子用力的挣扎着。

  相对强大的儿子,她的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。

  「如果这样做上天会惩罚的话就处罚我吧,妈这是我主动的!」随着下身往上一挺,粗大的龟头没入了肉穴中。

  原误会孩子人面兽心,现听其告白只到他是要独立承当上天的惩罚。顿时那撕裂的疼楚顿时消失,龙氏爱怜的摸着儿子的绒毛。

  「孩子,这太委屈你了。」随着她缓缓地坐下,整根巨棒奇迹般没入龙氏阴道之中。

  完全的包容,令狼人想起出生也是这样被包容。

  「不委屈,这个错误很快乐。」

  到此龙氏无语,屁股一抬肉棒随着津液脱出几分,前端仅空虚一下,狼人的上挺马上将它添满。强烈的快感龙氏仰头朝天呻吟起来,心中也暗自下了决心:「来吧!这个错误就让它继续下去、如果上天惩罚,就惩罚我这个无耻女人。」
  如血夕阳下狼人抱着母亲吻着发丝,下身轻轻地送着坚硬地物体。「娘、我好快乐。」

  「真的么……?」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tswyyb 金币 +10 合格